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丁姐读女人之160,161--哪一抹是最适合你的色彩?

丁姐在旅途2018-06-28 07:14:19



我是一直不怎么会穿衣服的人,既不懂名牌,更不懂场合,属于那种看到别人穿得好看,就想跟风去买一件自己也穿上的那种人。如果说我懂一点点色彩搭配的话,那只是因为我知道相片里的女人,尤其是年纪大点的女人,颜色要靓丽点,那样视觉效果会好一些。


记得物质匮乏的年代,谁要是有一件好看的衣服,如果凑巧价格还便宜,那大家一定会一窝蜂的去买,印象中,穿一样衣服的,在课堂上,单位里,比比皆是。


她说自己是一个服装设计师的时候,我们的话题自然而然转到了服装上面,我咨询她,我究竟适合什么样的服装,她看了看我说:丁姐,我只能大致说下,如果真要知道具体的,你还要到我的工作室来,我具体为你测试下。


坦率说,我想象中的设计师还真不是她的这个穿着,在我想象中的那些设计师,不是高贵,就是另类,或者有着一些嬉皮士的现代,至少有种不同的桀骜不驯的风格。


她说,丁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应该适应的色彩比较多,你的气质有点像三毛,自然的颜色,自然的着装可能适合你的气质。


或许还就是她的这一句话,让我认定了她的专业,因为在此之前和在她之后,确实有无数的人说我像三毛,不过,每次我都会来一句补充,虽然像,但我没有三毛的悲剧气质,我只接受关于《西风不识相》里的那个早期的三毛。


她在是否要出国的问题上似乎一直很是摇摆,我们因为咨询相识,互加了好友。


她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一次流产,两家的母亲在医院里因为一些回想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打了起来,母亲一气之下把她带回了娘家,一直都是母亲乖乖女的她,尽管也思念丈夫,但还是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的回到了娘家,以为会认错然后接她回家的丈夫,偏偏也是一个乖乖儿,几个月后,他们离了婚。


离婚后她和父母一起生活,等她身体和内心都足够强大到可以面对和审视过去的情感时,她鼓足勇气去找当年那个让她思念了很多年的前夫,结果对方,孩子都已经可以打酱油了。


因为工作关系认识了不少单身女人,不是每一个都愿意花费时间去交往的,尤其是到了我这个年龄,不再会为人际关系,社会关系去浪费自己的时间,也不再会为任何不喜欢的人去装扮自己的约会。


她是我愿意偶尔在一起散步和看风景喝咖啡的女人,我们会时常交换和分享下自己专业方面的一些观点,我甚至报名学过她的相关课程,还是或多或少有一些收获的。



我有点明白色彩与服装搭配的关系应该是她的推动,开始懂得美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还懂了一点,你是什么基本色,你就应该穿什么色系的衣服,她说穿衣服一定要有自己的标准,不能以别人穿着合适为标准,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适合什么,要什么,扬长避短,她说,中国人很少能穿冷色调的颜色,因为东方女性的皮肤偏暗淡,所以,化点妆,再搭配得体,东方女人就可以在不同的服装里演绎不同的感觉。

  

因为她老是看我写的故事,遇到她有感触的故事就会在我的微信里留言,在一次她积极的微信反馈后,我问她,为什么你自己不迈出这一步,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你不成为的我的会员,但至少你的英文还不错,也可以自己上网试试,遇到不懂的,你也可以咨询我这样的专家,我说,你舍得花那么多钱修饰自己,为什么不舍得在自己的情感问题上投点资,她的回答很有意思:“姐,我不去你那里不是钱的问题,只要服务,你们就会付出劳动,那本身就是应该要付的,其实是我看到你的文章里那些成功的男士的图片,似乎一个也没有我心里喜欢的那种款,所以我就一直纠结要不要走这条路”


坦率说,我被她这样的问题给一下子问懵了,毕竟我写的故事都是每一个女士的亲身体验,而且我也越来越少放照片了,我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分享女士的心路历程,还原一个真实的交友外嫁世界。


她的这样的思维方法,和看我的文字后的提问,我还是头一次遇到,我写故事的主要目的是与女士一起分享,竟然会有人想在那些爱情故事里找她能看上的类型,这让我一时有些诧异。


她说,这没有什么奇怪啊,应该很多人跟我的思维一样,主要是看图片,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然后才去决定自己去不去寻找。


仔细想想,她说的,应该也有一定的道理,那是一种产品销售的惯性思维,仁者见仁,看到的角度不同,得到的影响也不尽相同。

 

我想了想,回答了她:“其实,爱情和你的那些穿衣搭配真有异曲同工的地方,文章里的男人再怎么样,美与丑,穷与富,都只是适合女主人公的那一款,未见得就适合你。在别人的婚姻里看到的那个人,她的丈夫不管是艺术家,还是园丁,或者是博士,都肯定不是你的故事,和想买一件一样的衣服不一样,他确定无法复制,而且已经归别人所有”


“这和穿衣服一样,穿在她身上就好看,穿你身上就未必。你说过气质的美丽需要长期的审美的学习和感悟,你告诉我用什么样的细节去弥补自己的不足,你说脖子不长的人,用V领去显示,你是专业的,所以你了解了美的法则,这就好比你知道了什么样的生活方式不健康,但是你放任自己,不去拿出精力和时间折腾,我想,在婚姻的问题上,首先要了解自己,然后确切的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平常生活中最糟糕的是什么,另一半拥有不拥有,才会在寻找的过程中,掌握分寸”



记得那次我在美国,和一个我们的成功会员在一起吃饭,她说到自己当年的理想是找一个有着共同语言的,最好热爱文学的男人,因为她自己是那种满腹经纶的女人,也应该说是一个女强人吧,后来她如愿嫁给一个博士,专门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但是结婚后,两人几乎不谈任何诗词,似乎恋爱时候把全部的文学梦想的语言全部说完了,婚后的平淡让两个爱幻想的人都有了外遇,最后那场婚姻以幻灭为最终结局。


她说她是在离婚之后的多次恋爱中才发现,不管有多少的浪漫,最终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一定是和你可以在平凡的小事和细节中过到一起的人,她说她喜欢睡懒觉,她现在的丈夫会随着她的性子睡到任何时候,她说她的丈夫天天就痴迷于摩托车,几乎把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那些摩托车的组装里,她说,她睡醒了以后,丈夫会从摩托车那里洗手出来,用梳子帮她梳头,尽管她嫁去了几年都还不能跟老公完全的深入沟通,但每天的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她说,老公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让她感受到了只要把自己交给他,什么都不用操心的那种细致,那是她这样的女强人和任何男人交往时候都没有感觉到的,所以,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来到了美国。

 

她说,丁姐,你告诉咱们的单身朋友,她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可以让一些单身朋友转变观念:有些很漂亮的人,在穿衣服的时候,往往盯着自己其实并不肥胖的身材在哪里吹毛求疵,让外人看了都不知道如何评价,但在谈论男人的时候,却很少看到自己的缺陷,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


给自己一个机会去遇见男人,在遇到他的那一刻,或者在和他相处过程中,你会突然发现真实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你会回到最原始的本我里,知道自己需要不需要。


网上有关于色彩情感的理论,大意是说每个人的视觉神经里都有因为过往生活形成的色彩记忆,进而形成自己的心理反应,我想,互生爱慕,说不准也会是因为在两人交往中,因为某些过往的片段里某些共同的色彩唤起了温暖的记忆而产生的吧!


想想其实我和服装设计师犯了同性质的错误,我是在50岁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不是人家穿在身上的衣服看着好看,自己就会穿得好看,而她是在和我认识后的N年,才被我点明:不是人家的老公看着让人羡慕,就照着搬给自己一个。我们两个其实都早明白,不是别人能当总统咱努力就一定能当上,但对于服装,我是恍惚的,对于选择另一半,她应该是误入了一点歧途。


适合你的色彩,才是最好的色彩。别人有没有,别人好不好,真的都不是自己的,关键是那抹色彩你是否担的起,你是否感觉很温暖,做自己感觉最舒服的自己,找自己感觉可以最随意最放松的人,我想,那其实是婚姻的最好的境界吧!



更多丁姐读女人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一:我的母亲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二)--小芹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三)--旋子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四)--萍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五)--邻居莎莎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六)--新世界商品部主管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七)--干妈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八)--野妹子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九)--小喻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人生七十古来稀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一):54岁的单身行者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12--这一生我的灵魂有了安放处

丁姐读女人之13---同事J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14--让感恩成为习惯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十五--那面飘扬在婚礼上的中国国旗

丁姐读女人之十六--那支叽叽喳喳唱歌的小鸟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十七)-我的淮民老兄

丁姐读女人之十八----温柔的敏

丁姐读女人之十九---那弯青春的彩虹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闪光的女人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一,二十二---Daisy 和宁姐

丁姐读女人之23---你是我的“菜”

丁姐读女人之二十四--有一种品质叫温柔

丁姐读女人之25,26,妹妹当‘妈’

丁姐读女人之27--菲律宾女孩mai

丁姐读女人之28----人生的角色

丁姐读女人之29---戒指可以挂在胸前

丁姐读女人之30----恋爱是一场修炼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一,那个嫁到香港的女孩

丁姐读女人系列之三十二--当年我写的第一篇成功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三--秦园路的南与北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四---随心求缘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五---我的深圳邻居和澳洲房地产代理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六--当年的80后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七--生命永远比爱情更重要

丁姐读女人之38----九棵核桃树

丁姐读女人之三十九--今夜有暴风雪

诗人“桥”-----丁姐读女人之四十

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一----Johnny与宅女

六月菊---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二

颜摄影-----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三

女人也可以这样勇敢---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四

爱情的红舞鞋--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五

寻找心目中的真爱----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六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七

那个管我叫小姨的女孩----丁姐读女人之四十八

遇见葛朗台----丁姐读女人之四十九

Will you marry me?----丁姐读女人之五十

把外国老公娶回家----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一

老妈的‘哥们’----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二

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三--上帝的安排

打开一扇窗----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四

分享在美国生活的值得与不值得----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五

一朵花开的声音----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六

过客匆匆----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七

在国外打工----丁姐读女人之五十八

丁姐读女人之五十九--中国到美国的心态转变历程

解风情的女人最美--丁姐读女人系列之六十

幸福和成功背后----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一

读懂爱的方式----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二

在爱中成长----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三

跳拉丁舞的女孩----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四

我会爱你更多--(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五)

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六----跟90后学到的......

我要让你看着Laura长大 ---丁姐读女人六十七

爱,原来是如此不简单----丁姐读女人之六十八

唯有相见,才有相恋----丁姐读女人之六十九

不要和爱情谈到钱----丁姐读女人之七十

学会放下----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一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二: Nancy教给我的......

让荒芜的后花园开满玫瑰----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三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四----绽放的生命密码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五,七十六----女儿的心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七----来自洛阳的百灵鸟

丁姐美国行(读女人之七十八)-分享的另一种方式

丁姐读女人之七十九--Johnny与李姐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大年初一在拉斯维加斯的婚礼

丁姐读女人之81--两颗洁净的心

丁姐美国行-马里兰的冬天(读女人之82)

丁姐美国行-10800公里的拜访(读女人之83)

丁姐晨读(读女人之八十四)-关于同居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五--陪着女儿谈恋爱

丁姐美国行-弗吉尼亚州的清晨(读女人之86)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七--人生百态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八--开在新加坡的玫瑰(Rose Blooming in Singapore)

丁姐读女人之八十九--我的‘家门’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love makes women beautiful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一----旅程~吕程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二--那首关于女人的歌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三----女神节引出的一个认定的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94,95---下一站,幸福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六---东方情缘爱情宝贝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七---丈母娘与洋女婿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八--澳洲五年

丁姐读女人之九十九----婚姻就是彼此取悦

丁姐读女人之一百--清明时节话故人

丁姐读女人之101--做一个现在幸福,未来也幸福的人

未婚妈妈的一种选择--丁姐读女人之102

QQ和微信被删除以后--丁姐读女人之103

长得像‘铁梅’的女人--丁姐读女人之104

丁姐读女人之105----年轻妈妈的分享

丁姐读女人之106----油泵厂的薛阿姨

丁姐读女人之107--缘来就是你

丁姐读女人108--人比黄花廋

感觉快乐就好--丁姐读女人109

生命中的110--丁姐读女人之110

丁姐读女人之111---卞姐

丁姐读女人之112--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一个顽皮的孩子

丁姐读女人之113,114-- Melanie and Terry

答案在你心里--丁姐读女人之115

丁姐读女人之116--紫色人生(国外生活篇)

丁姐读女人之117--最美的天使(原名两滴水)

丁姐读女人之118--阿维尼翁(Avignon)的风景

丁姐读女人之119,120- -相约马赛(Marseille)

丁姐读女人之121--托斯卡纳艳阳下的火车

丁姐读女人之122-蓝色土耳其-爱琴海边的平凡爱情

丁姐读女人之123--圣地亚哥的海怡

丁姐读女人之124--条条道路通罗马

丁姐读女人之125--早期“帅哥”的故事

丁姐读女人之126--从cosplay到育儿专家

丁姐读女人之127补充篇-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丁姐读女人之128--欧洲之行第十站荷兰Lelystad

丁姐读女人之129--丹霞人家

丁姐读女人之130--同学Susan

丁姐读女人之131--她在澳洲传播着中医文化(爱情篇)

丁姐读女人之132--做一个“骄傲”却不“傲骄”的女人

丁姐读女人之133--灵魂的气质

丁姐读女人之134--西雅图之恋

丁姐读女人之135--继红与大卫的《最美中文》

丁姐读女人之136--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

丁姐读女人之137--闺蜜情缘

2018新西兰之旅--阿什伯顿的婚礼

丁姐读女人之138--精彩人生

丁姐读女人之139--灰姑娘的反思

丁姐读女人之140--抱怨的世界只有一种颜色

丁姐读女人之141-- Happy Wife Happy Life

丁姐读女人之142--为未来储备

丁姐读女人之143--岁月静好

丁姐读女人之144--那些帮助我们成长的事

丁姐读女人之145--恋爱时候的那首英文歌

丁姐读女人之146--陪着母亲慢慢变老

丁姐读女人之147--故乡的洋槐花和Westport的金枪鱼

丁姐读女人之148--烘焙爱情

丁姐读女人之149--留在奥克兰

丁姐读女人之150--清水出芙蓉

丁姐读女人之151--挥手夏威夷

 丁姐读女人之152--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

丁姐读女人之153--自古湘女最多情

丁姐读女人之154--奶奶丁刘氏

丁姐读女人之155--开门与关门之间

丁姐读女人之156--我就是“外貌协会”

丁姐读女人之157--资深形象顾问的法式浪漫

丁姐读女人之158--信任的魔力

丁姐读女人之159--发生在2007年的那场闪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