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鞋价格联盟

龙蛐诗歌一组《满街的老太太》

夏都先锋文艺2018-06-28 02:32:19

欢迎关注、投稿《夏都先锋文艺》


投稿邮箱:1522567867@qq.com


收稿范围:诗歌、小说、剧本、散文随笔


录稿标准:谢绝鸡汤


主编:龙蛐




龙蛐现代诗作,大多以小人物的悲欢离合为题材,用平白的叙事手法,揭示底层民众生命的悲剧性,尽量避免宏大的叙事和抽象的观念,极少描写英雄事迹,但这次选编的诗歌中,有一位女英雄,不便直接写出她的名字,但稍有文化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写的是谁。作者有一种反英雄的观念,认为历史上所谓的英雄多为虚构、炒作和神性塑造,多为愚民的形象,绝非真英雄。真英雄极少,真英雄是那些真正为理想信念而生的人,是那些不畏权贵也不讨好底层民众的人,是那些面对肉体和精神上的摧残绝不投降的人,是那些死于非命依然被历史和民众曲解、污蔑的人。


正文:


龙蛐诗歌选编


《复仇希望渺茫》
她应该出现在
紫狂的小说中
她应该成为
朱颜血故事的主角
我也想写她
用自己心里流出的血
作为墨水

为你复仇的希望很渺茫
几十年了
人们咒骂着凶手
然而凶手只是一个
抽象的名词
其实大家都知道真凶是谁
却没人敢说出来
更别说控诉
真凶早已成佛
一尊邪佛矗立在大地上
佛光普照下
众生的噩运
远未结束


《满街的老太太》
满街的老太太
各种各样的老太太
有唱红歌跳广场舞的
有带着孙子买菜的
有摆地摊卖杂物的
有在洗浴城里打扫炮房或厕所的
有弓着背推着垃圾车的
有跪在天桥上乞讨的
有手伸进垃圾桶里找吃的
有长眠在臭水沟旁的
有冻死在寒夜街头的
满街的老太太
是祖国的一道风景
我仿佛看到她们年轻时
曾有过的梦幻和温柔
曾有过的好或坏的日子
曾有过的矜持或放荡
曾有过的蒙昧或觉醒
哦 满街的老太太
胜过满街的喧嚣和俗艳

《双休日》
双休日
大大小小的孩子
花花绿绿的穿着
背着书包和画板的
提着琴盒与鞋袋的
在青少年宫大门口
形成进进出出两道河流
家长们或兴奋或困倦的面容
隐没在河流里
今天阳光明媚
适合做白日梦
梦里我烧掉那些童话书
砸碎画板和小提琴
脱掉孩子的舞鞋扔得远远
让孩子在荒野里玩耍
笑声在暴风雨里
是那么响亮

《诗友与妓女》
他总是沉默寡言
似乎总在想着心事
被人问到时
会习惯性颤抖一下
嘴角露出善意的笑容
仿佛刚从梦中醒来
其实他一直活在梦中
这辈子是不可能再醒过来了
自从三年前他妻子死去
他就跟这个世界绝缘了
有人说  有什么好爱的
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娼妓
是的  十年前他作为一个资深嫖客
在一群庸脂俗粉里认识了她
她很敬业很勤奋
一天接十几个客人
她来自一个小乡镇
当过两年小学教师
父亲重病在床
有个弟弟在外省上大学
她每晚接客的时候
她的母亲  一个佝偻的老太太
在外面打扫厕所
有时也打扫她接完客的包间
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
这些并非他爱上她的理由
他爱上她是因为
她竟然读过刘小枫
竟然能跟他谈丹东和妓女
于是他毫不犹豫娶了她
婚后她离开了洗浴城
在开小卖部之余
跟丈夫继续谈刘小枫
谈小说中那些荒诞却动人的叙事
有几个好姐妹不时来家里
她们的笑声在他耳里
似淫荡似温柔
她不能跟他生孩子
因为身体有疾病
她也不愿跟他接吻
因为她曾每晚
给十几个男人口爆
婚后她父母相继病逝
弟弟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但从不认她这个姐姐
尽管他的学费和生活费
一直都是姐姐供给
不认就不认吧
失去了父母和弟弟
失去了生儿育女的权利
至少还有个好丈夫
但好日子没过几年
她也死了
一个她服侍过的客人找上门来
被她拒绝了
于是那个有黑色背景的男人
便找人来砸了她的店
她被几个男人轮奸后
上吊自杀
有人嘲笑  做过鸡的人
被男人奸了也会自杀?
然而这是真的
她真的自杀了
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在世间
我劝他回到父母那里去
因为他自从妻子死后
精神上出现问题
被单位开除  早已没有收入
回到父母家里可以被照顾
但他摇着头表示不愿回去
因为他的婚事
早已跟父母断绝了关系
于是我只能看着他每天
凄凄惶惶流浪在街头
每晚回家他还是继续
喝酒或写诗
但我感觉他早已死在
那些劣质酒精
和糟糕分行里

《汶川灾难十年祭》
地震不是最可怕
最可怕的是
人心里难以叫停的
豆腐渣

《中国女人的堕落与悲哀》
这些年
在无数饭局中
见过不少
活色生香的美女
并未给我
留下太多印象
印象最深的
是一些所谓
中年美妇
都是五十岁左右年纪
姿色平平
或骨瘦如柴
或肥胖如牛
浑身珠光宝气
浓妆艳抹
搔首弄姿
或表演大姐大
或嗲声嗲气装小萝莉
酒量或多或少
手机铃声一响
便出去打电话
电话业务之多
胜过领导老总
平时陪睡的情人
不是倒贴钱的小白脸
就是农村来的小包工头
我觉得
中国女人的堕落与悲哀
不在于青春女郎
而在于这些中年妇女
当然
每一个青春女郎
也都存在人老珠黄
却为老不尊的
潜质

《与人无害的疯子》
在我所住的巷子里
有一个疯子
每天提着个女式小包
在外面转悠
偶尔大喊大叫
吓人一跳
但熟悉他之后
便不用害怕
因为他从不伤害人
按理说这样的疯子
应该关进疯人院
但那里费用太高
他的老父母承担不起
再加上医生说
只要给他自由
他就与人无害
于是他父母便带他出院
对他放任自流
他每天穿戴整齐
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溜达
但每到饭点准时回家
晚上也从不在外过夜
如果不是偶尔喊叫
真看不出他是个疯子
七岁女儿多次问我
那人怎么疯的
我想谁知道呢
或许是因为一场高烧
烧坏了脑子
或许是因为受到沉重打击
如极度恐惧或失恋悲伤
这个世界
令人疯掉的原因太多了
几乎每个人都有
成为疯子的潜质
只希望这世上的疯子
能跟我见到的这个一样
与世无争与人无害

《老太太与馄饨摊》
老太太每隔几天
都要来这个馄饨摊
叫一小碗馄饨
十个馄钝
老太太能吃一个多小时
因为她主要是喝汤和聊天
吃上半个馄饨
就要跟馄饨摊老板聊半天
聊自己年轻时在上海滩
是当过红歌女的
聊自己在六七十年代
是怎样艰难地活过来
聊自己前后两个丈夫
一个是军官
一个是大学老师
聊自己每到两个男人的祭日
都会给他们烧纸
聊自己的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大都是国企工人
只有一个是机关公务员
聊自己的几个孙子和外孙
有上中学的
有上研究生的
有调皮捣蛋不好好学的
有聪明乖巧讨人喜欢的
每喝完一碗汤
老太太都把碗伸过去
说再给我添点汤
于是卖馄饨的小伙子
便笑吟吟地把香浓的骨汤
给老太太添满
老太太每次来吃馄饨
都要喝六七碗热汤
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忽然老太太好几天不来了
卖馄饨的小伙子
那天看见一群乌鸦
从天上飞过
老太太去世了
小伙子的馄饨摊
如今早已变成
一家大型餐饮店
小伙子也已变成
一个秃顶的中年人
每次他跟我喝酒
都要提起当年
那个喜欢来他馄饨摊
光顾的老太太
老太太的话唠
化解他一天的枯燥和疲倦
如今也有老太太到店里来
大都是穿金戴银的
浓妆艳抹老来俏的
还有抱着宠物狗的
跟当年那个衣着朴素
神态祥和
佛一般的老太太相比
简直有天壤之别

《伪抒情》
观看儿童朗诵比赛
孩子们一个个声情并茂
获得阵阵掌声
我心里忽然冒出三个字
伪抒情
是的  不仅是儿童
成人世界的各种演讲
歌舞和宣传活动
包括我们日常对话
也大都是伪抒情
陀思妥耶夫斯基早就
揭示了双重人格
世间是一场假面舞会
上帝或魔鬼
藏在各人心里
彼此不见
在假面舞会的游戏中
所谓优胜劣汰
形成利益悬殊的各阶层
当然  我不会对七岁女儿
讲这些道理
因为这些太负能量了
只希望她随着成长
自己慢慢去悟
我希望她逐渐脱离伪抒情
又怕她在真情真义中受伤害
这个矛盾目前难以解决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老管与空姐》
诗人老管
写诗点赞奸杀空姐的滴滴司机
引起轩然大波
我觉得没必要那么激动
没必要以寻常伦理
来评判一种极端的诗歌表达
就算老管的诗是毒草
他至少写出了几点真实
一是当代时尚女的呆萌天真
二是阶层固化
三是教育缺失产生的群氓
而那个奸杀空姐后自杀的司机
也可把他看成一种极端的行为艺术
如今我们最需要的不是道德批判
而是反思产生一幕幕悲剧的源头
人与人之间为何要相互伤害
人心里的魔鬼从何而来
繁荣世界表层下隐藏着多少危机
社会的安全如何保障
反思这些问题才有点意义
但我已经明白
反思这些越深入
遇到的阻力就越大
会越发感到生命的荒谬和无聊
但努力去战胜荒谬和无聊
正是真诗人的使命

《黄焖鸡米饭》
见过他好多次了
每次都急匆匆进来
提起食盒急匆匆出去
随后听到他的电摩声呼啸远去
今天他忽然坐下来
坐在我对面
让老板给他来一份黄焖鸡米饭
加一份土豆
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
他二十岁左右
身材瘦小
一张脸丑陋却不令人厌恶
笑起来露出一颗虎牙
眼神里有一抹暖暖的善意
我跟他攀谈
他说他来自甘肃农村
一个很穷很穷的地方
但他还是上过几年学
而且前年娶上老婆了
去年老婆生了个男孩
今年打算把家里的房子修补一下
所以到这里来辛勤打工
每天跑好几十单
黄闷鸡米饭上来了
他大吃起来
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他说他当了两年美团外卖小哥
送了无数次黄闷鸡米饭
今天自己却是第一次吃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
老婆在电话里
让他吃一次黄闷鸡米饭
他说想不到竟然这么好吃
他大口吃着
添了三次米饭
连菜带汤吃得干干净净
我不由叹息
因为我明白
只有真正饿过肚子的人
才会有这种难以控制的吃相
他走后  老板递给我一根烟
笑着说那个外卖小哥就是个傻逼
我问怎么
老板说那人经常夸自己老婆怎么怎么好
其实他老婆就是个小姐
广东扫黄干不下去了
只能回到村里嫁人
他还自以为娶了个宝贝
其实那个孩子
都不一定是他的
我用一种平静的眼光瞧着老板
心里感到奇怪
因为我是了解他的
他离过三次婚
都是因为老婆出轨
这样的一个人
有什么资格嘲笑
一个来自乡村的打工青年
和一个做过妓但已从良的女人

随即我便释然了
因为我知道这种轻浮无聊的男人
在社会上太多了
自己顶着绿帽子招摇过世
还嘲笑别人帽子的颜色
我决定今后
不再到这家黄焖鸡米饭店
光顾了



原创不易,转发和赞赏是对作者的鼓励